行業新聞

  1. 近期國內苯乙烯產商動態 [2019-9-17]
首頁 > 新聞資訊 > 財經數據

沙特效仿“撒切爾改革” 石油帝國脫油前途未卜

油價腰斬倒逼沙特效仿“撒切爾改革” 石油帝國“脫油”前途未卜

  石油帝國“脫油”前途未卜

  ■本報記者 王曉薇 北京報道

  在頭頂“石油帝國”皇冠近30年后,在以美國為標志的頁巖油挑戰之下,在以俄羅斯為代表的非歐佩克成員夾擊中,沙特已經不堪其重。為了應對這一局面,一位年僅30歲的年輕人決心主動摘下這枚皇冠。

  4月25日,沙特副王儲薩勒曼公布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他要在未來14年內結束該國對于石油的“依賴”,向全球投資大國的方向轉型。

  薩勒曼是現任沙特國王薩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齊茲最寵愛的兒子,而他所引導的這次革舊鼎新,對于沙特這一沙漠王國而言無異于是一場變革的“沙塵暴”。在主動放棄了“石油”這枚國際地緣政治博弈棋盤上最重要的棋子后,等待沙特的也許是一個更為廣闊的前景,但也有可能是一個更為逼仄的死角。

  三部曲

  薩勒曼將自己對于沙特的改革藍圖描繪在了一份名為《愿景2030》的計劃書中。按照該計劃書,到2020年該國的非石油收入將提高至1600億美元,到2030年將提高至2670億美元;而2015年沙特的非石油收入僅為436億美元。如何在未來14年中,實現非石油收入翻五番,薩勒曼給出了“三部曲”。

  首先,薩勒曼將提高非石油收入的希望寄托在了擴大投資收益上。因此該計劃的核心內容便是重組目前沙特的公共投資基金,把該基金的投資規模從目前的1600億美元擴大至2萬億美元。創建一支世界上資金規模最為龐大的投資基金。目前全球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是挪威主權財富基金,其規模約為1萬億美元。

  “我們永遠不會讓我們的國家任由商品價格震蕩或外部市場擺布而無能為力!4月25日在利亞的皇宮自己第一次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薩勒曼說。

  接下來,便是為基金擴容募集資金。過去12個月來,國際油價接連腰斬已經讓沙特的財政入不敷出,財政赤字占GDP比重已經超過了15%,而其外匯儲備在過去一年內便蒸發了1000多億美元。雖然沙特改革的目的是為了要擺脫石油依賴,但是作為其最重要的“自然稟賦”,沙特的轉型依然離不開石油的支持。

  為了給基金募集到資金,沙特將效仿撒切爾夫人在上世紀80年代對英國所進行的改革——開啟國有資產私有化進程,而首當其沖的便是對國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實施私有化改革。薩勒曼表示可能會將該公司轉型為一家估值在2萬億-3萬億美元的能源企業,之后批準該公司上市,然后批準出售其5%的股份,所得資金將用于補充基金投資額度。

  除阿美石油公司外,還將有超過20家國有企業全部或部分私有化,包括國家航空公司、電信公司和發電廠等。這些資金都有可能會被注入沙特公共投資基金——最終有可能會出現一個規模多達3萬億美元的全球投資基金。

  僅憑借投資基金并不能完全實現沙特的“脫油”轉型,為了讓其經濟更加多元化,薩勒曼還計劃加大在旅游、醫療、新能源方面的投入。而為了讓更多的投資者進入沙特,薩勒曼甚至在他的改革中還加入了“綠卡”計劃。未來5年內,沙特將給予外籍人士長期居留權。

  在薩勒曼的未來規劃中,沙特可以是一個投資大國、旅游勝地甚至是娛樂王國,但就是不再會是一個石油帝國。

  多種雜音

  這并不是沙特的第一嘗試“脫油”改革,無論是上世紀70年代、80年代的石油危機,還是2008年的金融危機都曾帶給沙特“痛的感悟”,然而隨著每次國際石油價格再次回歸高位,經濟多元化都成為了一個“口號”。

  “石油成癮癥”雖然讓沙特心有余悸但又難以根除。石油利潤在帶給這個國家高福利的同時也將其推向了財政懸崖的邊緣。雖然沙特有著全球四分之一的石油儲備,但是在50美分一加侖的石油、1美分的電價下,這個國家每年也消耗著約占全球9%的能源。據世界銀行預測,沙特政府每年對能源的補貼占到了其GDP的10%,占到了國家預算的三分之一,約800億美元。

  更讓沙特政府焦慮的是,如果按照這樣的消費持續下去,到2021年,沙特國內就消耗光其石油出口量,而到2038年沙特將會變成一個純石油進口國。然而,即便面對這樣尷尬且危險的前景,沙特王室對于削減福利仍然十分謹慎,即使是作為改革派的代表人物,在薩勒曼的《愿景2030》中也并沒有提高能源稅和消費稅的表態,雖然在今年年初沙特政府已經提高了國內的石油價格,但仍不及全球石油零售價格的十分之一。


  之所以對于補貼和稅收改革如此謹慎,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或許是出于對失業的擔憂。雖然撒切爾夫人的改革讓英國最終轉型成功,但是失業率的增加也導致了其政治生涯的過早結束。沙特70%的人口年齡都在30歲之下,到2030年,沙特的勞動力人口還將增長一倍。目前三分之二的沙特人都受雇于政府機構,而其它行業均有外國勞動力來承擔。年輕人口眾多和產業結構單一已經讓沙特的失業率上升至了11%,一旦福利和稅收改革導致失業率再次上升,將有可能會給社會穩定帶來影響。

  除國內因素之外,復雜的地緣政治也在干擾著沙特的改革進程。隨著伊朗被解除經濟制裁,以及“伊斯蘭國”給中東以及全球帶來的恐怖主義威脅加劇,作為遜尼派穆斯林的領導者,沙特很有可能會陷入“兩線作戰”的泥潭中。目前沙特用于國防安全的支出已經占到了GDP的25%,未來還有可能會進一步提高,與此同時,中東的動蕩也為沙特轉型投資大國埋下了“隱患”,試想誰會放心將錢放到一個處于“暴風眼”的經濟體中。

  意氣風發的薩勒曼已經在他的愿景中為沙特制定出了一個擺脫石油依賴癥的藍圖,但是如何擺脫傳統與世俗的羈絆、王室與宗教的牽制、地緣政治與石油美元的制衡,或許才是薩勒曼與其身后的沙特王室更應該思考的問題。
| 發布時間:2016.11.28    查看次數:
熟女乱2 伦,日本丰满大屁股少妇,o|dwoman欧洲老熟妇,屁屁国产第1页